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时尚 / 时尚杂志名利场:浮华背后的资本涌动
时尚杂志名利场:浮华背后的资本涌动
浏览次数:4018作者: 站点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9-11-15 14:38:54

时尚杂志《名利场》

《名利场》的背后是资本、明星和粉丝之间的相互游戏。

写作|梁超

编辑|刘洋

工作室8

中国顶级男性杂志《gq》的出版商唐杰匿名报道,尽管gq官方微博后来发布通知称,唐杰没有被发现有任何违法行为。然而,这仍然揭示了时尚杂志和明星之间微妙关系的冰山一角。

这则消息包括唐杰强迫艺术家们在半个月前由该杂志举办的盛大仪式上拍照,还要求明星们在微博上“@”他和腐败。

这个盛大仪式的名字叫做“名利场评论”。《名利场》的背后是资本、明星和粉丝之间的相互游戏。时尚杂志也不能幸免于互联网的浪潮。没有粉丝来支付和祝福艺术杂志,就很难卖出数万册。与纸质杂志相比,电子杂志在价格和媒体方面具有巨大优势,扩大了粉丝的购买力。一个粉丝一次可以买几百本。

粉丝们根据他们购买的电子杂志数量,自下而上地向时尚圈和品牌承诺偶像的力量。

《名利场》与gq仪式背后的匿名报道

9月6日,知识分子gq在上海举行了成立10周年庆典和一年一度的人物庆典,主题是“收获和希望”。然而,这项活动更出名,因为知识分子gq为所有参加这项活动的明星拍摄了名利场评论和旋转门照片。晚上,60名明星制作了150个创意视频和90幅肖像。

活动结束后,gq还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人们来来去去,潮起潮落:2019年名利场背后”本文记录了从准备到活动执行的各种细节,包括各种明星表演者背后的故事,如大多数明星谎报身高、一位女明星将80,000件衣服扔进厕所等。,这也满足了公众对吃瓜的兴趣,并迅速扩大了朋友圈。

《智能gq》出版商、康德纳斯特中国集团首席运营官唐杰也在其微博上发帖称,在内场安排座位地图太难了。“如果他写了一篇关于如何在内场安排座位的文章,估计会引发这个话题,我掉了多少头发,我熬了多少个晚上才安排好最后的座位图”。

然而,微博发布10多天后,唐杰并没有料到会“引发话题”。9月23日,gq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报告唐杰。邮件中说,唐杰必须和这项活动中的每一位艺术家合影。它还要求明星们在微博上私下骚扰李习安、模特和其他人,他们还犯了贪污贿赂罪。

当晚,康德纳斯特中国公司发表声明称,匿名投诉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也没有发现唐杰自收到相关电子邮件以来有任何违法行为。

时尚杂志和时尚圈

时尚杂志和盛大的仪式能吸引如此多的关注,这与娱乐圈和时尚圈背后的名利场密不可分。它们满足了普通人对这个浮华世界的轻微窥探。

《Gq》是中国新闻社和康德纳斯特集团于2009年10月在中国创办的男性杂志。康德·纳斯特集团(Conde Nast Group)是一家拥有100年历史的国际期刊出版集团。其众多出版物包括《纽约客》、《时尚》、《gq》、《名利场》、《康德纳斯特旅行家》、《连线》和其他知名杂志。其中,《时尚》也有中文版,被定位为“中国终极时尚”,也是中国五大顶级女性杂志之一。

此外,国内一线女性杂志还包括elle服装美容、哈珀斯巴扎尔、玛丽克莱尔、cosmo Fashion。除了gq,男性杂志还包括《时尚先生》等。

对于时尚杂志来说,奢侈品牌的广告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对于奢侈品牌来说,时尚杂志通常是他们时尚品牌的首选宣传工具。因此,时尚杂志被认为是网络时代市场化纸质媒体的最后堡垒。

然而,自2015年以来,时尚杂志也经历了一场寒潮。许多杂志被解雇甚至关闭:康德纳斯特集团关闭了时尚杂志,如《自我》、《细节》和《幸运》,而《顶层公寓》杂志关闭了印刷出版物。赫斯特集团的“cosmogirl”已经停止出版,瑞丽杂志品牌瑞丽时尚先锋(Ruili Fashion Pioneer)也停止出版纸质版。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据《女装日报》报道,2017年女性服务杂志的读者数量同比下降1%,男性时尚杂志的读者数量同比下降3%,女性时尚和美容化妆杂志的读者数量与去年持平。

与此同时,奢侈品集团也开始削减印刷杂志上的广告。据2015年报道,虽然高端奢侈品牌的原有销售模式不得不面对电子商务和在线广告的冲击,但为了保护品牌形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坚持印刷广告。但是到2018年,奢侈品牌已经选择了自己的消费金额。

根据杂志媒体协会(Association of Magazine MeDIa)2018年发布的年度报告,全球50大广告商在平面媒体上的支出从2016年的65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61亿美元。路易威登集团拥有lv、克里斯汀·迪奥、塞琳、纪梵希等品牌。2017年,印刷媒体支出同比下降1,520万美元,至2.1亿美元。拥有古奇和巴黎世家的kering的平面广告支出下降7.8%,至9720万美元,香奈儿集团的平面广告支出下降11%,至6740万美元,雅诗兰黛在平面媒体的广告支出下降49%,至9530万美元。

与此同时,奢侈品在线广告的投资逐年增加。根据媒体市场研究公司Zenith发布的奢侈品广告支出预测报告,2018年5月,奢侈品品牌在报纸、杂志和户外广告上的广告投资预计从2017年到2019年将减少6.31亿美元,而在数字媒体上的广告投资预计将增加8.86亿美元。

风扇经济下的转型

尽管受到网络和数字媒体的影响,时尚杂志多年来确立的独立时尚地位仍然是出版和引领潮流的重要载体,登上时尚杂志的封面也成为艺术家及其团队非常重视的资源。因为这往往意味着明星艺术家赢得了时装界的肯定,这反映了商业价值。过去,纸质时尚杂志在网下出售,封面人物有限。

随着交通明星和粉丝的经济发展,时尚杂志也找到了一个新的渠道——电子期刊,这也符合纸质媒体的数字化转型。

以“哈珀集市”为例。该书于2018年7月正式出版,并推出了《致一个扼杀灵魂的女孩的情书》。以朱一龙和白宇为封面人物,以6元的单价售出63.5万元,销售额近400万元。这种疯狂的购买曾经导致服务器瘫痪。

此后,各种付费电子期刊相继出现。与纸质出版物不同,电子期刊主要关注封面艺术家的输出内容,包括硬照片、采访、视频、琐事等。这显然是为粉丝定制的内容,已经成为粉丝们必须争夺的战场之一。销售数字是明星偶像受欢迎程度的体现。这位明星的支持者还为封面电子杂志的销售筹集资金,以使偶像的销售数字“看起来不错”。

多亏粉丝们的努力,打破数百万的销量并不难:cosmo 2019年的电子杂志封面是华晨羽,粉丝们正在打破这个系统。《2019创造营》结束后,《哈珀集市》推出了首张集团r1se的电子杂志,其中包括一个集团封面和一个有11名成员的单封本。6月27日共发行了12期,同日售出139.6万册。截至6月30日,已售出148.3万册,按6元单价计算,销售量接近900万册。

8月,因《陈清玲》剧而在今年夏天走红的小站,登上了第一期电子版《红秀葛拉齐亚》的封面。价格是7元。三天销售,销售额90.7万英镑,销售额超过630万英镑。在传统的纸质媒体系统下,这些数字是不可想象的。在粉丝看来,他们的努力是为偶像争取下一步的时尚资源。

今年7月,《集市》杂志发布了电子期刊的大数据清单。自2018年7月发行第一期电子期刊以来,芭莎已经发行了45期电子期刊,包括明星期刊、时尚期刊、美容杂志和艺术期刊。其中,35期将于2019年上半年出版。上一期的明星不仅包括热豆、偶像团体、明星cp,还包括相声巨星以及国外流行小花,销量超过400万册,比2018年下半年增长256.15%。截至7月,“哈珀集市”目前拥有182.6万电子杂志用户,用哈珀集市自己的话说,“可以填满20个鸟巢体育馆。”

虽然时尚杂志通过销售电子期刊和其他书籍取得了销售上的成功,但它们不能避免被贴上“剪粉丝韭菜”的标签。例如,“时尚集市”在过去一年出售的电子期刊中也有艺术期刊。没有粉丝的买单和祝福,很难打破销量。另一方面,封面上有明星艺术家的电子杂志一个接一个地刷新了时尚杂志的销售。

时尚杂志一度被视为纸媒的最后堡垒,似乎迎来了粉丝经济时代高光时代的全盛时期。与过去通过奢侈品配件和时尚杂志向大众传达时尚理念不同,现在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和粉丝已经证明了时尚圈和品牌自下而上的明星艺术家通过他们购买的杂志销售带来商品的能力。

“在今天的传播环境中,时尚杂志的传统传播模式开始变得冷淡。季刊和月刊都已经过时了。互联网环境下的数字通信领域方兴未艾。要么你适应它,要么你会像恐龙一样灭绝。”许多年前,英国时尚文化杂志创始人兼总编辑杰弗逊·哈克的话令人困惑不解,现在已经得到证实。

也许不仅仅是时尚杂志发生了变化,传统杂志《人物》和《南方人民周刊》也开始陆续推出电子杂志,主要人物仍然是当前的交通明星和艺术家。

时尚杂志《名利场》

《名利场》的背后是资本、明星和粉丝之间的相互游戏。

写作|梁超

编辑|刘洋

工作室8

中国顶级男性杂志《gq》的出版商唐杰匿名报道,尽管gq官方微博后来发布通知称,唐杰没有被发现有任何违法行为。然而,这仍然揭示了时尚杂志和明星之间微妙关系的冰山一角。

这则消息包括唐杰强迫艺术家们在半个月前由该杂志举办的盛大仪式上拍照,还要求明星们在微博上“@”他和腐败。

这个盛大仪式的名字叫做“名利场评论”。《名利场》的背后是资本、明星和粉丝之间的相互游戏。时尚杂志也不能幸免于互联网的浪潮。没有粉丝来支付和祝福艺术杂志,就很难卖出数万册。与纸质杂志相比,电子杂志在价格和媒体方面具有巨大优势,扩大了粉丝的购买力。一个粉丝一次可以买几百本。

粉丝们根据他们购买的电子杂志数量,自下而上地向时尚圈和品牌承诺偶像的力量。

《名利场》与gq仪式背后的匿名报道

9月6日,知识分子gq在上海举行了成立10周年庆典和一年一度的人物庆典,主题是“收获和希望”。然而,这项活动更出名,因为知识分子gq为所有参加这项活动的明星拍摄了名利场评论和旋转门照片。晚上,60名明星制作了150个创意视频和90幅肖像。

活动结束后,gq还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人们来来去去,潮起潮落:2019年名利场背后”本文记录了从准备到活动执行的各种细节,包括各种明星表演者背后的故事,如大多数明星谎报身高、一位女明星将80,000件衣服扔进厕所等。,这也满足了公众对吃瓜的兴趣,并迅速扩大了朋友圈。

《智能gq》出版商、康德纳斯特中国集团首席运营官唐杰也在其微博上发帖称,在内场安排座位地图太难了。“如果他写了一篇关于如何在内场安排座位的文章,估计会引发这个话题,我掉了多少头发,我熬了多少个晚上才安排好最后的座位图”。

然而,微博发布10多天后,唐杰并没有料到会“引发话题”。9月23日,gq员工发了一封电子邮件报告唐杰。邮件中说,唐杰必须和这项活动中的每一位艺术家合影。它还要求明星们在微博上私下骚扰李习安、模特和其他人,他们还犯了贪污贿赂罪。

当晚,康德纳斯特中国公司发表声明称,匿名投诉人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也没有发现唐杰自收到相关电子邮件以来有任何违法行为。

时尚杂志和时尚圈

时尚杂志和盛大的仪式能吸引如此多的关注,这与娱乐圈和时尚圈背后的名利场密不可分。它们满足了普通人对这个浮华世界的轻微窥探。

《Gq》是中国新闻社和康德纳斯特集团于2009年10月在中国创办的男性杂志。康德·纳斯特集团(Conde Nast Group)是一家拥有100年历史的国际期刊出版集团。其众多出版物包括《纽约客》、《时尚》、《gq》、《名利场》、《康德纳斯特旅行家》、《连线》和其他知名杂志。其中,《时尚》也有中文版,被定位为“中国终极时尚”,也是中国五大顶级女性杂志之一。

此外,国内一线女性杂志还包括elle服装美容、哈珀斯巴扎尔、玛丽克莱尔、cosmo Fashion。除了gq,男性杂志还包括《时尚先生》等。

对于时尚杂志来说,奢侈品牌的广告是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对于奢侈品牌来说,时尚杂志通常是他们时尚品牌的首选宣传工具。因此,时尚杂志被认为是网络时代市场化纸质媒体的最后堡垒。

然而,自2015年以来,时尚杂志也经历了一场寒潮。许多杂志被解雇甚至关闭:康德纳斯特集团关闭了时尚杂志,如《自我》、《细节》和《幸运》,而《顶层公寓》杂志关闭了印刷出版物。赫斯特集团的“cosmogirl”已经停止出版,瑞丽杂志品牌瑞丽时尚先锋(Ruili Fashion Pioneer)也停止出版纸质版。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据《女装日报》报道,2017年女性服务杂志的读者数量同比下降1%,男性时尚杂志的读者数量同比下降3%,女性时尚和美容化妆杂志的读者数量与去年持平。

与此同时,奢侈品集团也开始削减印刷杂志上的广告。据2015年报道,虽然高端奢侈品牌的原有销售模式不得不面对电子商务和在线广告的冲击,但为了保护品牌形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仍然坚持印刷广告。但是到2018年,奢侈品牌已经选择了自己的消费金额。

根据杂志媒体协会(Association of Magazine MeDIa)2018年发布的年度报告,全球50大广告商在平面媒体上的支出从2016年的65亿美元下降到2017年的61亿美元。路易威登集团拥有lv、克里斯汀·迪奥、塞琳、纪梵希等品牌。与去年同期相比,2017年印刷媒体支出减少了1,520万美元,降至2.1亿美元。拥有古奇和巴黎世家的kering在平面广告上的支出下降了7.8%,至9720万美元,香奈儿集团在平面广告上的支出下降了11%,至6740万美元,雅诗兰黛在平面媒体上的支出下降了49%,至9530万美元。

与此同时,奢侈品在线广告的投资逐年增加。根据媒体市场研究公司Zenith发布的奢侈品广告支出预测报告,2018年5月,奢侈品品牌在报纸、杂志和户外广告上的广告投资预计在2017年至2019年间将减少6.31亿美元,而在数字媒体上的广告投资预计将增加8.86亿美元。

风扇经济下的转型

尽管受到网络和数字媒体的影响,时尚杂志多年来确立的独立时尚地位仍然是出版和引领潮流的重要载体,登上时尚杂志的封面也成为艺术家及其团队非常重视的资源。因为这往往意味着明星艺术家赢得了时装界的肯定,这反映了商业价值。过去,纸质时尚杂志在网下出售,封面人物有限。

随着交通明星和粉丝的经济发展,时尚杂志也找到了一个新的渠道——电子期刊,这也符合纸质媒体的数字化转型。

以“哈珀集市”为例。该书于2018年7月正式出版,并推出了《致一个扼杀灵魂的女孩的情书》。以朱一龙和白宇为封面人物,以6元的单价售出63.5万元,销售额近400万元。这种疯狂的购买曾经导致服务器瘫痪。

此后,各种付费电子期刊相继出现。与纸质出版物不同,电子期刊主要关注封面艺术家的输出内容,包括硬照片、采访、视频、琐事等。这显然是为粉丝定制的内容,已经成为粉丝们必须争夺的战场之一。销售数字是明星偶像受欢迎程度的体现。这位明星的支持者还为封面电子杂志的销售筹集资金,以使偶像的销售数字“看起来不错”。

多亏粉丝们的努力,打破数百万的销量并不难:cosmo 2019年的电子杂志封面是华晨羽,粉丝们正在打破这个系统。《2019创造营》结束后,《哈珀集市》推出了首张集团r1se的电子杂志,其中包括一个集团封面和一个有11名成员的单封本。6月27日共发行了12期,同日售出139.6万册。截至6月30日,已售出148.3万册,按6元单价计算,销售量接近900万册。

8月,因《陈清玲》剧而在今年夏天走红的小站,登上了第一期电子版《红秀葛拉齐亚》的封面。价格是7元。三天销售,销售额90.7万英镑,销售额超过630万英镑。在传统的纸质媒体系统下,这些数字是不可想象的。在粉丝看来,他们的努力是为偶像争取下一步的时尚资源。

今年7月,《集市》杂志发布了电子期刊的大数据清单。自2018年7月发行第一期电子期刊以来,芭莎已经发行了45期电子期刊,包括明星杂志、时尚杂志、美容杂志和艺术杂志。其中,35期将于2019年上半年出版。上一期的明星不仅包括热豆、偶像团体、明星cp,还包括相声巨星以及国外流行小花,销量超过400万册,比2018年下半年增长256.15%。截至7月,“哈珀集市”目前拥有182.6万电子杂志用户,用哈珀集市自己的话说,“可以填满20个鸟巢体育馆。”

虽然时尚杂志通过销售电子期刊和其他书籍取得了销售上的成功,但它们不能避免被贴上“剪粉丝韭菜”的标签。例如,“时尚集市”在过去一年出售的电子期刊中也有艺术期刊。没有粉丝的买单和祝福,很难打破销量。另一方面,封面上有明星艺术家的电子杂志一个接一个地刷新了时尚杂志的销售。

时尚杂志一度被视为纸媒的最后堡垒,似乎迎来了粉丝经济时代高光时代的全盛时期。与过去通过奢侈品配件和时尚杂志向大众传达时尚理念不同,现在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和粉丝已经证明了时尚圈和品牌自下而上的明星艺术家通过他们购买的杂志销售带来商品的能力。

“在今天的传播环境中,时尚杂志的传统传播模式开始变得冷淡。季刊和月刊都已经过时了。互联网环境下的数字通信领域方兴未艾。要么你适应它,要么你会像恐龙一样灭绝。”许多年前,英国时尚文化杂志创始人兼总编辑杰弗逊·哈克的话令人困惑不解,现在已经得到证实。

也许不仅仅是时尚杂志发生了变化,传统杂志《人物》和《南方人民周刊》也开始陆续推出电子杂志,主要人物仍然是当前的交通明星和艺术家。

来源:新浪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广西快3投注 甘肃十一选五 吉林快3开奖结果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